一个多月过去了,黑龙江省鹤岗新兴煤矿的井口荒凉破败如初,108条鲜活的生命已然不在。

北风呼啸、雨雪纷飞。在湖南省湘潭县谭家山镇立胜煤矿,一场罕见的寒潮使矿区内简陋的砖房屋檐下挂满了长长的冰凌。凛冽的寒风中,一群矿工或站或蹲,围聚在一起,眼睛盯着山坡上的一个矿井井口,忐忑不安地等待着最新的消息。

1月5日湘潭立胜煤矿火灾事故发生后,湘潭市、县主要领导及相关负责人第一时间赶赴现场,迅速成立了现场抢险救援指挥部,组织人员全力开展救援工作。国家煤监局副局长王树鹤和国家安监总局有关负责人,省政府副省长陈肇雄也迅速赶到现场,指挥救援。事发下午,指挥部迅速组织附近煤矿的三支救援队共34人下井搜救,紧急支援的长沙煤炭坝矿山救援队和娄底矿山救援队也随后赶到现场下井参与搜救。

回望2009年发生的4起特大矿难,有3起发生在国有大型煤矿。

1月5日13时40分许,立胜煤矿井下负240米处在生产过程中发生电缆起火事故。突如其来的灾难使28名矿工被困井下。那些朝夕相处的兄弟们能否平安归来?这个问题揪动着现场所有人的心。

1月6日下午,湘潭县委召开紧急常委会议,会议研究决定:免去郭平洋同志县煤监局党组书记、局长职务;免去赵高明同志县煤监局党组成员、副局长职务;免去任俭琳同志谭家山镇党委副书记、镇长职务;免去何立新同志谭家山镇党委委员、副镇长职务;责成谭家山镇党委、政府免去李胜同志谭家山镇矿管所所长职务。6日下午,湘潭县政府分管煤炭生产工作的副县长胡明伟同志主动通过县委向市委提出辞职。同时,明确由县纪委、监察局、县检察院、安监局、煤监局等部门联合组成调查组,对事故情况依规依程序进行调查,对相关责任人提出处理意见。此前,当地有关部门已对矿山负责人进行了控制,冻结了账户并立案调查。

此时,在煤矿大省山西,煤老板们正在成批地把煤矿打包出售,卖给国有大型企业。

复杂事故矿井让煤矿专家棘手

目前,搜救工作仍在紧张进行,善后处理工作正按照国家有关法律政策稳妥展开。全县所有煤矿已于1月6日停产整顿。

国有煤矿下井人数太多

1月5日晚,当新华社记者赶到时,事故现场已挤满了焦急的矿工和家属,他们在凛冽的寒风中苦苦等待了几个小时。记者从现场指挥部了解到,事故发生时立胜煤矿井下有作业工人73人,事故发生后有40多人从矿井西侧工作面成功逃离,但仍有约30人被困井下。

“国有重点煤矿下井人数的确很多,比如鹤岗新兴煤矿,它的煤炭资源是分散的,不能采用综合机械化采煤,不得不安排多个采掘工作面。”国家安全生产专家组成员、中国矿业大学教授周心权说。

事故发生后,指挥部一开始按照矿工领取矿帽和交回矿帽的登记来确定井下被困人数。根据现场收回的矿帽,井下还有30人被困。但查看有关的下井记录,却又显示为27人被困。经过指挥部反复对矿部记码本的核对和对现场相关人员的了解核查,事故搜救部门基本确定井下被困矿工人数为28人。

2006年,安监总局、煤矿安全监察局和发改委联合发布了《关于加强煤矿安全生产工作规范企业劳动定员管理的若干指导意见》,其中规定,国有重点煤矿原则上每个采区同时作业的采、掘人员,每小班不得超过100人。

湘潭县谭家山镇,在能源矿产资源相对瘠薄的湖南,被称作“湘中煤海”,矿山星罗棋布,小型炼焦坊比比皆是。谭家山镇上的立胜煤矿,于2008年11月17日重新组股,位于湘潭县谭家山镇紫竹村,属于一家村办集体企业。当地政府说,这是一个六证齐全的合法矿,煤矿工作人员180人,开采范围0.037平方公里。2008年下半年,矿山投入资金技改,生产规模从每年3万吨增至6万吨,目前“仍处于技术改造阶段”。

然而,新兴煤矿事故发生时,全矿井下作业人员共有528人。新兴煤矿负责人进行情况汇报时称,该矿一次约有3000人下井作业。国家安监总局副局长、煤监局局长赵铁锤在听取汇报时指出,这次伤亡巨大和作业面人员过于集中有关。

“井下情况复杂是救援工作最大的难点。”一位熟悉立胜煤矿情况的矿山专业人士告诉记者。由于事故发生在井下矿井发生火灾处为负200米左右,但立胜矿井有近负700米左右的深度,工作面纵横交错,困得越深的矿工,被搜救的难度越大,火灾后因为窒息或者中毒死亡的可能越大。随着时间推移,被困矿工生还希望变得越发渺茫。

“528人有420人是成功地走出了井下,逃离了那个可怕的现场,这应该是主流。”责任方龙煤集团鹤岗分公司党委宣传部部长张金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这样说,随即引起了强烈的舆论反弹。

在救援指挥部专家会商会上,很多专家对矿难搜救究竟该如何突破也感到棘手:在矿井火灾发生部位附近,搜救人员用工程措施加以封闭,一旦操作不慎,火灾可能死灰复燃。在发生了火灾的矿井下,一氧化碳、瓦斯等有毒有害气体飘忽不定,如果在某些区域达到一定浓度,不仅井下被困人员救不出、死难人员遗体抬不出,连搜救队员的生命安全都没有保证。

与国有大矿相反,小矿虽然事故频发,却罕见死亡人数众多的特大事故。“小矿不会死那么多人。大矿本身就大,下井人数太多,就容易出现大事故。”曾在煤矿企业工作过的中国煤炭网市场观察员李朝林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

救援本身就是与死神打交道

“控制下井人数,当然有效,但实际上有较大困难。对于不少储量少、条件复杂、职工多的老煤矿来说,效率低、成本高、利润少,要养活众多职工,也不容易。”周心权说,“在美国,煤矿自然条件适合机械化生产,机械化的程度很高,加上管理水平高,事故率和死亡率很低。中国的煤矿百万吨死亡率比美国高五六十倍。我国地质条件复杂,同时由于关系到煤炭需求、工人生活、地方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一些瓦斯突出等隐患多的矿区无法关闭。矿工一旦失去工作,又不懂其他技术,再就业困难大,浙江就曾发生过煤矿关闭后矿工闹事的事件。”

在立胜煤矿矿井外,记者遇到了一组刚刚从井下归来的救援队员。经了连续十多个小时的井下作业,救援队员们脸上写满了疲惫。

矿难不认所有权

一位来自娄底的矿山救援队员告诉记者,从5日下午起,救援队员们就分组轮流下井。他们承担的任务,一方面是搜救失踪人员,另一方面是探查井下火灾火情、有害气体特别是瓦斯分布和浓度、冒顶等次生事故

从去年4月开始,曾经一夜暴富的山西煤老板们开始四处奔走,问政策、看价钱。按照规定,山西年产量在90万吨以下的煤矿,都面临着被兼并重组的命运。办矿主体将由2200多家减少到100多家,其中绝大多数是国有企业。

隐患等艰苦的工作。很多搜救队员,下井一次,工作时间长达9小时以上,有的人升井后,浑身变得漆黑一团,只有眼睛和牙齿还能露出一星半点白色。

“如果安全生产

不断地下井、升井,救援队员们的体力消耗极大。为了争取救援时间,队员们顾不上吃一口热饭,累了就靠冰冷的盒饭和矿泉水来补充体力。“这些被困矿工都是我们的兄弟!”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救援队员告诉记者:“不管最后的结果怎么样,我们都会尽最大的努力。哪怕只有一丝希望,我们也绝不会放弃。”

措施不到位,无论是国有重点煤矿还是民营的小煤矿,都一样会发生事故。”周心权说。

在立胜煤矿大门口的一处平房内,临时设立的救援指挥部内人头攒动。负责现场救援指挥的湘潭县副县长胡明伟告诉记者,矿难发生后,省、市、县三级相关部门立即派遣搜救人员陆续赶到现场。5日下午14时10分,在矿难现场成立了由湘潭县和谭煤集团组成的2支搜救队伍共22人,下井对事发煤矿进行救援。

资料显示,国有煤矿的安全性相对较高,地方国有煤矿百万吨死亡率是国有重点煤矿的3.8倍,而乡镇小煤矿的百万吨死亡率则是国有重点煤矿的11.3倍。“国有重点煤矿采用先进的技术设备和管理经验,小煤矿的安全性不高,矿主存在侥幸心理。国有重点煤矿优秀的管理、技术和设备优势,可以提高煤矿的安全生产水平。”周心权说。

“刚来的时候对矿井的情况并不清楚,矿底形势复杂,也没有矿井地势图,搜救工作一直在艰难开展。”胡明伟告诉记者,在经过紧急会商后,指挥部决定向长沙、娄底市和白沙矿务局矿山救援队求援。目前这些专业救援队伍均已赶到现场,与选项救援队组成了60余人的搜救队伍,昼夜不停地开展对遇难矿工的救援。

周心权认为,加大对煤矿安全的投入,对减少死亡能起到很大作用。“从2005年起,我国每年有30亿元投入,再加上监察、监管制度逐渐完善,从各级领导、工程技术人员到工人,都前所未有地注意安全。所以,从2005年到现在,百万吨死亡率下降了近三分之二,死亡人数下降了近一半。”

最大的愿望是从井下救出幸存者

“煤矿开采零死亡”离我们还有多远

救援危险度很高,救援人员冒死突进,但不幸的消息仍接踵而至。

由于矿难频发,有人大声疾呼:“我们烧的不是煤,是血!”而事实上,矿难并非不可避免。

1月5日22时30分,井下救援人员在矿井负160米处发现7具矿工遗体;10分钟后,又分别在矿井负290米和450米处各发现一具遗体。1月6日5时30分,救援队在东井负450处发现一具遗体;6时30分,在东井负540米回风巷发现8具遗体。1月6日9时到9时30分,先后在东井负590米和负640米分别发现1具和6具矿工遗体。

据了解,目前,加拿大、德国、英国、挪威等国,已经实现了“煤矿开采零死亡”。在煤炭占国内生产能源1/3的美国,煤矿的劳动安全水平已经比从事渔业、农业、建筑业和零售业还要高。

事故现场专家承认,随着时间的流逝,被困矿工兄弟生还的机会越来越小,但活要见人,遇难者也必须找到他们的遗体,因此救援工作仍在全力进行之中。

“有自然条件和管理两方面的因素,美国的煤层埋藏较浅,地质条件好、瓦斯低,适合机械化生产。而我国煤矿总体管理、技术和装备水平较低,工人文化技术素质也差。在发达国家,大部分矿工都是高中以上文化程度。”周心权介绍说,美国、澳大利亚等煤矿地质条件较好的国家,对于地质条件复杂矿井、瓦斯突出危险矿井,一般采取停产关闭措施。而我国对煤炭的需求量大,加上就业压力,对于地质条件复杂的矿井、瓦斯突出危险矿井,也不得不开采。

1月6日1时,国家安监总局矿山应急救援指挥中心副主任孟斌成、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事故调查司副司长史宝中一行赶赴现场。在了解救援现场情况后,他们要求不惜一切代价全力营救被困矿工,在抢险救援过程中要注重安全,尤其要掌握井内情况,统一协调调度,确保不发生次生事故,要求县域范围内所有煤矿停产自查自纠。

即使是这样,在我国矿难中所占比例高于80%的瓦斯爆炸事故,仍可以防患于未然。周心权介绍,煤矿瓦斯爆炸有三个必须条件——瓦斯浓度达到爆炸限度、火源和足够的氧气。“井下巷道的氧气足以助燃,所以主要是从火源和瓦斯来控制。针对火源的产生,我们做了很多技术和装备上的控制。另一个就是瓦斯,我们采取通风、瓦斯抽采等措施来控制。因为产量高、开采深度大,瓦斯涌出量大,在煤炭未开采和正开采过程中,用抽放的手段把瓦斯降到比较低的水平,然后靠

1月6日上午,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副局长王树鹤赶到事发现场。王树鹤表示,由于事故矿井井下情况非常复杂,因此救援工作要在确保救援人员自身安全的情况下,科学有序地展开。

通风降低到规定的水平。”

在救援工作开展的同时,湘潭市和湘潭县准备的7台救护车和5家医院,100名医护人员,已经待命了近两天。医护人员们纷纷表示,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救援队员能从井下背出幸存的矿工。

“现在一些煤矿采用现代化的监控,工人在调度室就可以看到各个矿、各个掘进层、各个工作面的瓦斯情况和人员状况。”李朝林说,“不过,这只是部分矿井,有些矿井还没有做到。”

另据了解,事故发生后湘潭县已成立救护、维稳、后勤等六个工作组展开善后工作。劳动、司法等相关部门和镇政府已提供了政策依据和伤亡补偿基本标准,摸清了失踪人员名单和相关人员的有关情况,拟定了补偿、协商和思想稳定工作应急预案。

此外,突发事故的应急能力差,也是一大祸源。

(谭剑 苏晓洲 谢樱)

“国有重点大矿的事故,多发生在一些看起来比较”安全”的地方,往往是瓦斯突发事件使原低瓦斯区域变成高瓦斯区,而我们未能及时发现这种变化,对突发事件的应急能力差,从而造成事故。”周心权说。

应对突发情况要在日常运转中下工夫。2006年1月,加拿大一座钾盐矿发生火灾,72名矿工被困井下26小时,全部获救。这是因为,加拿大法律规定,井下必须设有密封的“避险站”,内部有充足的氧气、照明、食品和水,并与地面保持通信。所以,尽管矿难时有发生,但几乎没有人员伤亡。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