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委书记陈金彪在柯桥区调研印染企业整治提升工作时强调,柯桥区要在现有的良好基础上,进一步咬定目标、下定决心、克难攻坚,通过高起点规划、高效率服务、高水平管理,推动印染等传统产业加快转型升级、继续走在前列。  陈金彪一行首先来到红绿蓝纺织印染有限公司,在企业产品陈列室,他边看边向企业负责人询问有关产品生产销售情况。  当了解到企业目前共有4万多款原创花型面料、拥有20多位外籍设计师、每天开发新花型15个以上、产品附加值比同行平均高20%以上等情况,陈金彪对企业多年来注重原创、引领市场的做法予以充分肯定。  随后,他来到企业印染生产车间,实地了解生产工艺流程等情况。走访过程中,他对企业舍得投入、注重节能环保、提升产品品质、在数码印花领域执着追求的做法表示赞赏,并鼓励企业继续创业创新,做中国优秀面料供应商的“领头羊”。  陈金彪又来到迎丰纺织有限公司,深入生产车间,实地察看污水循环利用装置、刷卡排污总量控制系统、水质自动监测监控系统和定型机废气监测装置等设备的运行状况,并听取相关情况介绍。  当了解到该企业对生产过程中的热能进行回收利用、对废气进行标准化处理,配备先进的污水、污泥处理设施等做法,陈金彪对此表示满意,并希望企业继续做好节能环保文章。陈金彪一行还实地调研了在建的兴明染整有限公司。  在调研过程中,陈金彪还认真听取了区委书记徐国龙就柯桥区印染产业集聚区总体规划、推进情况的详细介绍。他要求,已集聚建设的项目要加快建成投产,早出效益。陈金彪强调,印染产业集聚重在创新提升,柯桥区要努力在加快印染等传统产业转型升级上创出特色、走在前列,力争打造国内最强最优的绿色印染产业集聚区。

从刚刚公布的5月份全省纺织工业效益统计数据看,我省纺织行业运行基本平稳,与去年同期相比,生产和销售略有回升,效益回升较快。前五个月,全省纺织行业实现利润170.32亿元,同比增长8.62%。分行业来看,化纤制造业行业利润实现较快增长,同比增长41.87%,纺织业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8.40%。在当前我国宏观经济发展环境步入增速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三期”叠加的新常态下,我省纺织行业应对有力,成效初现。  浙江是我国重要的纺织品生产、出口基地和集散市场中心。经过多年的发展,形成了门类较齐全、产业体系完备、具有相当规模和一定水平的工业生产体系,2013年纺织工业产值已经超万亿元。但是生产规模虽然持续扩大,也面临增速回落、纺织集群层次不高、产品附加值低的问题。浙江纺织业也亟需继续采取得力措施,强化创新驱动,以建设时尚特色小镇为载体,以发展时尚产业为抓手,引领纺织服装行业健康发展。  全面组织实施《浙江省时尚产业发展规划》,大力推进时尚名城、特色时尚产业基地、时尚产业园、重点时尚品牌企业等产业平台建设,发展以纺织服装服饰为主的时尚产业。在服装产业发展中导入文化内涵,通过服装服饰这个重要载体,传播民族精神与民族文化。引导和支持服装产业与文化产业、时尚产业融合。努力办好流行趋势发布、设计师大赛、时尚品牌展览展示等系列时尚活动。  笔者认为,推进创新驱动,提高核心竞争力,应充分发挥省产业转型升级专项资金四两拨千斤的作用,进一步加大对浙江纺织产业集群和行业龙头骨干企业的培育。针对国内棉花市场形势复杂多变,引导企业重点发展棉、麻、毛纤维的替代产品,推进技术创新。此外,通过做大碳纤维、芳纶、高强高模聚乙烯、聚苯硫醚等高性能纤维市场规模,提高产业用纺织品市场份额比重。推进产业组织创新,形成较高的集聚效应。推进制造模式创新,实现集约发展和可持续发展。  采取有效措施鼓励企业进行跨国资源配置,也是有效提升产业的途径之一。利用跨国资源配置,打造“中国+配套国家”的供应链,有效破解原料、劳动力、环保等生产要素成本不断上涨的压力。增强企业、协会和政府三方互动,引导纺织企业在国家大战略的背景下形成合力,抱团合作式进行对外投资,降低投资风险。这其中,我省一些企业配置跨国资源的做法值得同行业效仿。如浙江科尔集团充分利用美国的棉花原料优势和土地、能源成本优势,在南卡罗来纳州投资气流纺项目。申洲集团在柬埔寨、越南等劳动力成本较低的国家进行投资,有效规避了国内高棉价风险,并充分利用中国——东盟自贸区的零关税政策将产品返销大陆,获得了较好的回报。  在品牌建设上,鼓励企业将国内自主品牌进行国际化延伸,如江南布衣国际化延伸自主品牌取得较好成效。鼓励我省国内知名企业通过海外并购,购买现有品牌及其市场渠道和设计资源等,开启了品牌国际化的道路。如万事利集团2013年成功收购具有120多年历史的法国丝绸企业MARCROZIER,并邀请原爱马仕丝绸控股集团CEO加盟万事利集团进行品牌运营。提升纺织业从“浙江制造”走向“浙江创造”,实现从贴牌加工制造出口为主转向自主品牌生产、国内外共同销售,实现“数量经济”向“品牌经济”的提升。

在过去20年中,全球纺织业的平均增长率为1.2%。其中,工业化程度比较高的发达国家的增长率为2.7%,而亚洲国家的增长率更高,达到了3.6%。然而,许多发达国家仍然保存着重要的纺织工业,其产品主要面对高端的市场。受益于产业重组和现代升级,从出口价值来看,一些发达国家仍然列属于世界十大顶级的纺织品出口国之行列。大部分生产纺织品的发展中国家同时也是纺织品出口国,它们在全球纺织品市场中的份额自1970年以来占到了60%,其中,亚洲国家一路领先,占了大头。在冷战期间,受到低生产成本的吸引,一些发达国家企业进入东欧和中欧,与当地纺织企业签订分包合同,将订单交由其代工生产。在代工过程中,这些国家渐渐建立起自有的生产链条,并成为本地区的重要的供应国。制鞋工业也纺织服装产业的结构和特点是一样的,其产业结构再分配和国际贸易状况如出一辙。全球一年生产的鞋子数量为240亿双,其中60%属于出口鞋子,仅仅中国一国的鞋子年产量就达95亿左右,其中70亿双出口到国外。中国和印度两国鞋子产量增长迅速,两国鞋子年产量数量远超意大利等曾经的鞋子制造大国,而意大利鞋子产量已经不升反降,如今已经下滑到每年4亿双。世界上最大的鞋子进口国是美国,每年鞋子进口量达18亿双,其次为日本和德国。这三个国家的鞋子进口量占全球总进口量的一半左右。全球非运动类鞋子的贸易额每年大约达150亿美元,其中,皮革面鞋子占85%左右。在国际市场上,以中国为首的“便宜的亚洲鞋”有着制造成本低廉的优势,相对而言,欧洲鞋子引起设计水平和质量较高,故而生产成本更高。具有代表性的欧洲鞋子生产国依次为意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巴西的制鞋工业的模式介于意大利和中国之间。在过去25年中,巴西的鞋子产量上升了三倍,如今已跃升为世界重要的鞋子出口国,这受益于巴西制定的“向美国中低阶层供应女士鞋”的战略。巴西每年的鞋子出口价值为16亿美元,其中70%是女式鞋,主要出口到美国。在美国女式鞋子市场中,巴西鞋子占了42%,中国鞋子占了38%,意大利鞋子的占比则为10%。现在谈谈墨西哥的情况。墨西哥纺织业在美国市场和墨西哥本土市场中扮演中重要的角色。从上个世纪90年代起,因墨西哥加入北美自由贸易区,美墨之间的贸易壁垒消除,免征关税的待遇令墨西哥纺品受益匪浅。然而,自从2000年开始,中国在内的产鞋国家纷纷加入世贸组织,墨西哥纺鞋子行业受到了巨大冲击。墨西哥的制鞋产业可以追溯到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之前。小型和微小型企业占了85%左右,该行业直接或间接的雇佣人数达60万人。目前,大约有8000家制鞋企业,3300家位于墨西哥瓜纳华托地区,对墨西哥经济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墨西哥每年每人平均购买2.5双鞋子,在其生产的2.5亿双鞋子当中,有2亿双用于出口,而进口量却达6亿双。墨西哥鞋子的主要出口目的国为美国,其次是加拿大和日本。墨西哥鞋子相对于竞争对手的优势在于完善的供应链、技能熟练的制鞋工人以及良好的通信基础设施等。此外,墨西哥鞋子价格相对合理,境内多个传统的制鞋产业基地支撑中制鞋行业健康发展。墨西哥制鞋产业目前遇到的问题跟国际竞争对手的情况是一样的。近几年全球经济衰退对国内和国际市场的需求都产生了影响,因此都面临着一些列挑战。墨西哥制鞋企业应做一些调整,比如可以将目光锁定在靴子领域,因为靴子如今在国际市场上很受欢迎。美国是全球最重要的鞋子市场,姑且不论墨西哥加入北美自由贸易区的好处,墨西哥与美国毗邻,墨西哥鞋子在美国市场上的就近优势,亦不待言。总而言之,墨西哥鞋子和纺织业应当将国际竞争压力转化革新的动力和机会,适应国际国内的市场变化,这样墨西哥鞋子和纺织业才能拥有光明的前途。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