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力超低排放的还未接近“全剧终”。钢铁超低排放的“续集”已然开启,并摇身一变成为下一个大气治理的风口。  在2018年全国环境保护工作会议上,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表示,2018年,我国将启动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改造。一句话让钢铁超低排放真正跃入人们的眼帘。随着相关讨论的与日俱增,人们对钢铁超低排放普遍看好,并充满无限憧憬。  在我国,对于一个行业,重大利好从来都扮演着行业助推器的角色,更何况环保产业就是一个政策导向型的行业。2018年4月,河北印发《钢铁工业大气污染物超低排放标准(征求意见稿)》。2018年5月,生态环境部发布《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工作方案(征求意见稿)》。一石激起千层浪,两个征求意见稿引发了行业的高度关注,钢铁烟气治理迎来重大机遇,无数环保企业络绎不绝地大举进入钢铁超低排放市场。  电力超低排放的还未接近“全剧终”。钢铁超低排放的“续集”已然开启,并摇身一变成为下一个大气治理的风口。  一、我国的钢铁工业自1996年成为全球第1大产钢国,近几年一直保持钢铁产量世界第一的地位。我国是名副其实的钢铁大国。  2017年世界粗钢产量为16.91亿吨,较上年的16.06亿吨增长5.3%。中国粗钢产量为8.32亿吨,较上年增长5.7%;占世界比例从2016年的49%升至49.2%。  钢铁冶炼工艺涉及废气、废水和废渣三类污染物,其中炼焦和烧结产生的硫化物、氮氧化物和烟粉尘等废气最为严重。炼焦过程中湿法熄焦产生大量HCN和H2S等有害湿蒸汽;烧结工序在原料及产品储运、破碎、筛分等工序及加热烧结产生三种废气,其中烧结球团烟气产生的SO2占钢厂排放总量70%。除废气外,炼焦、热轧用水量较大,其中70%污水为冷却用水。固废主要集中于炼铁、炼钢环节,其中转炉尘、电炉尘发生量分别约为20kg/t和10~20kg/t。三类污染物中,大部分固废和污水可回收循环利用,对环境污染程度有限;废气因直接排放导致雾霾,且治理难度大、投资高、设备复杂,是钢企污染治理重点。  废气多种多样,以氮、硫化物和烟粉尘为主。钢铁行业产生的废气以硫化物、氮氧化物及烟尘等为主,主要来自焦化、烧结、球团等环节。以我国某长流程的大型钢铁企业(970万吨规模)的废气污染物排放为例,该钢企排放的烟/粉尘主要来自原料系统(占19.5%)、炼铁系统(焦化+烧结+球团+炼铁,占62.3%)和炼钢系统(占13.5%),三者合计约占钢铁行业烟/粉尘总排放总量的95.3%。具体而言,SO2主要来自球团(占34.1%)、烧结(占25.1%)和自备电站(占27.5%),约占总排放量的86.7%;NOX主要来自烧结(占30.9%)、自备电站(占23%)、球团(占15.1%)和焦化(占9.9%),约占总排放量的78.9%。  烧结球团烟气产生的SO2占钢铁企业排放总量约70%,个别企业达到90%左右(不含燃煤自备电厂产生的SO2)。NOX占钢铁企业排放总量约60%(不含燃煤自备电厂产生的NOX)。总体来看,烧结工序是污染物产生的重要来源,同时烧结工艺也是钢厂脱硫脱硝的主要环节。  二、随着近年雾霾等环保污染问题日益严重,同时中国工业发展理念逐步从粗放式升级为可持续发展战略,国内工业环保理念日益增强,近年政府出台一系列钢铁产业环保政策,倒逼钢铁落后产能逐步淘汰抑或改造升级。  钢铁超低排放政策汇总  近几年重点钢企环保治理投资不断增加,由此带动国内钢铁行业环保技术水平不断提升,在烧结烟气脱硫技术方面,全国重点钢企烧结机脱硫面积从2005年24平方米增加到2015年13.8万平方米,安装率增至88%高位;同时焦化工序干熄焦普及率、炼铁高炉煤气干法除尘普及率和炼钢转炉煤气干法除尘普及率分别提升至95%、90%和20%。因此,近年吨钢二氧化硫和烟粉尘排放量持续下滑。目前,脱硫、除尘的工艺已经十分成熟,也能够实现超低排放相应的指标,在技术路线上也有很多的选择。钢铁行业烟气治理最大的难点是脱硝。  钢铁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的逐步收紧,让钢铁超低排放市场迎来了重大利好。一时间,钢铁超低排放处在了风口之上,不仅环保企业不断涌入,甚至还被不少人拿来同电力超低排放作对比,期待着下一个烟气治理市场的爆发。  三、钢铁超低排放市场能否重现电力超低排放的辉煌?这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电力超低排放能够快速有效展开,有以下几个原因:首先,党中央国务院对此高度重视并作出系列部署。从中央到地方政府相继出台了相关的超低排放与节能改造计划或方案。  其次,超低排放技术出现重大突破。一系列超低排放技术快速发展并得到广泛应用。  第三,国家和地方政府在经济上予以支持。国家和地方层面都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在经济上予以支持。主要体现在建设资金支持、环保电价、电量奖励、排污费征收、新建机组准入与总量指标等方面,这些政策的出台对于推动超低排放发挥了重要作用。  此外,电力行业烟气治理科学技术基础较好、电厂烟气排放条件相对稳定、电力企业大都是国有公司等多方面因素促进了电力超低排放的展开。  相比之下,钢铁要想成为电力第二,大概并不容易。钢铁超低排放至少存在以下几方面的问题。  首先,钢铁超低排放全面展开的政策还有待落实。  尽管各方普遍认为钢铁超低排放已势在必行,这也被视为钢铁超低排放光辉前景的一个重要动因。目前,开展钢铁超低排放的是京津冀及周边地区,钢铁超低排放具体什么时候全面开展,还没有明确的日期。  生态环境部发布《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工作方案(征求意见稿)》。《意见稿》明确,新建(含搬迁)钢铁项目要全部达到超低排放水平。到2020年10月底前,京津冀及周边、长三角、汾渭平原等大气污染防治重点区域具备改造条件的钢铁企业基本完成超低排放改造;到2022年底前,珠三角、成渝、辽宁中部、武汉及其周边、长株潭、乌昌等区域基本完成;到2025年底前,全国具备改造条件的钢铁企业力争实现超低排放。《意见稿》针对重点地区的钢铁超低排放还留出了两年的过渡期,而且还只是征求意见稿。  其次,钢铁产业经济有待加强。  钢铁超低排放进展较为缓慢一定程度上源于产能过剩导致行业盈利能力不佳。经统计,2015年钢铁行业53家上市公司累计总营业收入为9839亿元,归母净利润累计为-545亿元。其中26家亏损企业累计营业收入5425亿元,归母净利润累计为-594亿元,27家盈利企业累计营业收入4414亿元,归母净利润累计为49亿元。建材行业略好于钢铁,2015年88家上市公司累计营业收入2453亿元,归母净利润累计为126亿元,其中亏损企业17家,累计营业收入483亿元,归母净利润累计为-49亿元。  随着2016年开始的供给侧改革的深入,钢铁行业中的先进企业开始逐渐享受供给端收缩带来的产品价格上涨,经营业绩得到明显改善。在去产能的背景下,2017年上半年,钢铁行业上市公司营业收入累计为6668亿元,归母净利润累计为222亿元,相对2015年上半年的4590亿元和-45亿元,业绩出现大幅上升。建材行业上市公司上半年营业收入合计为1395亿元,归母净利润累计为138亿元,相对2015年上半年的1052亿元和72亿元,分别增长33%和92%,业绩改善显著。盈利能力是企业推进污染物减排的核心动力,钢铁行业业绩改善将有利于超低排放的推进,未来钢铁超低排放有望逐步推进。  再次,相对电力,烧结烟气具有以下烟气量大、温度相对较低、成分复杂、烟气不稳定等特点,因此治理难度比较大。  再次,技术支撑不足。缺乏经济可行稳定可靠的技术方案。  最后经济问题。钢铁超低排放缺少相应的环保激励政策,环保投资和守法排污成本高。  四、不管怎么样,今天的钢铁烟气治理市场,的的确确是迎来了一个崭新的历史机遇。特别是在环保的背景下,钢铁超低排放想不热都很难。  至于如何抓住机遇,实现钢铁超低排放市场的腾飞,也算是留给人们的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2018年6月25日,由清华大学-岛津中国联合举办的第四期微流控芯片质谱联用细胞分析讲习会在岛津成都分析中心举行。本期讲习会展示了采用由清华大学林金明课题组研究开发的多通道微流控芯片-质谱联用仪进行细胞共培养及其药代动力学模拟研究最新成果。在此之前,该系列讲习会已经成功举办三期。  清华大学化学系林金明教授做题为“
微流控芯片上的细胞共培养及其药代动力学模拟研究”。清华大学化学系林金明教授  西南大学药学院黄承志教授做题为“纳米光谱探针用于增强显微生物成像”的学术报告。西南大学药学院黄承志教授岛津公司技术研发部部长端裕树博士对参加讲习会的专家代表莅临岛津成都分析中心表示热烈的欢迎。他介绍,2016年岛津公司与林金明教授课题组合作,成功研制了用于细胞及其代谢物分析的微流控芯片质谱联用细胞分析仪。岛津公司技术研发部部长端裕树博士清华大学化学系博士研究生张婉玲同学为参会代表进行了“微流控芯片质谱联用实验方法介绍”并进行了仪器现场演示。仪器现场演示微流控芯片质谱联用细胞分析仪可广泛应用于疾病诊断、药物筛选、细胞识别、细胞定量、细胞代谢、细胞生理过程和细胞相互作用等研究。

早在古代罗马时期,人们已知道将一滴含有混合色素的溶液滴在一块布或一片纸上,通过观察溶液展开产生的同心圆环来分析染料与色素。实际上,这种简单操作已经采用了现代色谱学的基本原理。  19世纪中叶,德国化学家Runge对古罗马人的这种方法作出了重要的改进,使其具有良好的重现性与定量能力,使盐溶液可在纸上分离。另外,化学家Goppalsr-oeder也在长条纸上分离了染料和动植物色素,这些研究标志着纸色谱法建立,并逐步发展成为现代色谱技术。  直到1963年,沃特世公司(Waters)开发出了世界上第一台商品化的高压凝胶渗透色谱GPC-100,开创了液相色谱的时代。并于1964年Pittcon大会推向市场。当时仪器售价12500美元,当年共卖出40套。  20世纪80年代,国外许多著名的分析仪器厂家开始投入大量的资金及技术力量去研究开发高效液相色谱产品。美国Waters、HP、Beckman,日本的岛津、日立,法国的吉尔森等公司都大量地推出自己的产品,而且产品的更新换代非常迅速,性能不断提高,功能不断增强。以日本岛津公司为例,在不到十年中就推出了LC-3A、LC-4A、LC-5A、LC-6A、LC-7A、LC-8A、LC-9A、LC-10A、LC-20A等十代产品,可见其发展势头迅猛。  高效液相色谱仪是一种用于科研的通用型仪器和应用于常规分析的专用型高效液相色谱仪。目前市场上主要以Agilent、Waters、Dionex、Thermo
Fishier等国外知名品牌为主。而国内优秀的生产商有大连依利特、杭州福立、上海伍丰等。  自从2004年Waters公司推出了ACQUITY
UPLC后,Agilent、Dionex、CVC、Jasco等公司都先后推出了各自的超高效液相色谱仪,力争实现快速、超高效的液相色谱分析的理想结果。  超高效液相色谱法是在高效液相色谱法(HPLC)的基础上发展、成熟起来的一种新技术,安捷伦、赛默飞、岛津等公司都陆续推出了各自型号的超高效液相色谱产品。它以较高的分离率、超强的灵敏度和极快的分析速度等优势,在国外已经大力推广使用,但在国内至今还未引起足够的重视,并且由于国内制造技术的限制,至今仍无国内厂商开展超高效液相色谱仪的研制。相信国内仪器厂商定会加快发展的步伐,填补空缺技术。  在色谱仪器、色谱技术飞速发展的今天,各种类型的色谱仪器越来越自动化、智能化、高效化。独特的检测优势让液相色谱仪器广泛应用于各行各业。相信随着液相色谱技术的不断完善,众多分析仪器厂商将会给我们带来更多惊喜。
标签: 色谱仪器

网站地图xml地图